在媽祖遶境中,各位應該很常看到一個身穿異服、特殊打扮的角色,這個角色常是記者、民俗愛好學者捕捉的焦點人物,他身穿清朝服飾、頭戴斗笠、腳穿草鞋、身穿台灣黑色對襟上衣及長褲、手裡提著一面鑼、腰掛喇叭形傳聲筒,沒錯!是報馬仔!

報馬仔 - 北港迎媽祖
2013年 報馬仔(吳政賢 攝)

報馬仔也稱作探子馬,簡意就是探路、報信,因此會走在遶境隊伍前方,常見於媽祖娘娘遶境陣頭,遊行途中則是機動服務、連繫,其裝扮特殊,常是記者、民俗愛好學者捕捉的焦點人物。

報馬仔功能除了探路外,遇到沿途有居民觸犯禁忌,得需通知避開,以及告知居民準備香案迎轎,但各地宗教習俗不同,並非每個遶境隊伍皆有報馬仔:在台南、高雄一帶則以「路關」取代之;在學甲上白礁謁祖祭典則分成「報馬」、「報兵」,其中報兵功能與報馬仔極為相似,前在台灣可見得遶境隊伍出現報馬仔有北港朝天宮、大甲鎮瀾宮等。

報馬仔 - 北港迎媽祖
2016年 報馬仔(吳政賢 攝)

據說早期笨港報馬仔是許願而來,如祈求媽祖庇佑家人病癒或平安等,在駕前為媽祖服務,是義務職,也是神職。報馬仔也類似軍中的斥候或放哨、偵察、刺探敵情的人,在本省歌仔戲或布袋戲中常直呼為「報馬仔」,但也有稱為「探馬」。清代及民初,北港報馬仔裝扮就像平民百姓所穿服裝,頭戴斗笠,腳穿草鞋,身穿台灣黑色對襟上衣及長褲,手裡提著一面鑼(比今日報馬仔所提的鑼稍大些),在日據時代,則加上腰掛喇叭形傳聲筒。

據北港耆老回憶,在「報馬仔」的追溯可由陳義泉之前的為蔡老虎,往上推溯為九十歲尚為聖母服務的柯科,再上推已不可考。陳義泉出任報馬仔共三十年,接替的阿憨和陳萬得因媽祖完成其心願,志願擔任駕前先鋒。目前阿憨已過世,陳萬得擔任二十五年,現因中風無法上陣,已過世的陳義泉曾在八十歲的高齡最後出陣。三位「報馬仔」陸續凋零,笨港文化會館為了傳承傳統,由陳義泉擲筊,獲媽祖同意交棒,於民國八十六年五月十二日晚,由會員逐一在媽祖神像剋擲筊,經「神意」擇定蔡世昌、蘇棋源二人,至此報馬仔才得以繼續傳承。

報馬仔 - 北港迎媽祖
2015年 報馬仔 - 李天賜吳政賢 攝)

現在北港報馬仔之裝扮造型是民國四十五年由曾任北港朝天宮委員的蔡川精心設計。因當時報馬仔蔡老虎過世,蔡川鼓勵陳義泉繼承衣缽,設計一套報馬仔道具及服裝送給陳義泉,並告知其意涵,報馬仔從此有新風格。陳義泉先後於六十年傳給葉大順、陳萬得(再傳李富盛),八十六年傳授蔡世昌、蘇棋源。

報馬仔 - 北港迎媽祖
2014年 小小報馬仔(吳政賢 攝)

報馬仔 - 北港迎媽祖
2014年 小小報馬仔(吳政賢 攝)

北港報馬仔裝備相當突出,身穿黑色台灣對襟上衣,上下鈕扣錯扣,外層反穿一件羊皮襖背心(原有羊毛一面穿在內),黑色台灣長褲;褲管一上捲近膝蓋,小腿可見有瘡疤一、二處,腳穿草鞋,另一褲管不上捲,但赤足。頭戴清官兵紅纓帽,留長辮。左肩挑一支特製未張開長柄紙雨傘,柄上依序前端(肩前)懸掛一面銅鑼,鑼心漆紅色;傘柄末端(肩後)懸掛錫壺一只,豬腳一隻,韭菜一束;韭菜及豬腳以紅紙箍一圈,並以紅棉繩繫掛在傘柄上。右手拿鑼槌,嘴上留一燕尾鬚(八字鬍鬚),眼戴一副無鏡片老花眼鏡,腰纏繞一布束腰帶,上插一支旱煙桿,桿上繫一繡花煙袋,造形深具地方特色,也蘊含人生哲理。

笨港報馬仔裝配其文化意涵和精神,可由下列幾句來總括:

  • 認清本份,負責盡職。(紅纓帽)
  • 言而有信,始終如一。(燕尾鬚、髮辮)
  • 世事晦暗,明辨是非。(眼鏡)
  • 忍受煎熬,出人頭地。(羊襖)
  • 正直語善,長長久久。(兩傘、韭菜)
  • 感恩惜福,社會和諧。(旱煙桿、煙袋、錫壺)
  • 知足常樂,心平氣和。(豬足)
  • 勞心勞力,成功在望。(鑼心)
  • 人生坎坷,記取教訓。(瘡疤)
  • 腳踏實地,善留形象。(赤足)
  • 欣然服務,不計酬報。(衫褲)
  • 代代相傳,長祐安寧。(煙袋、腳趾)

報馬仔 - 北港迎媽祖
豬足、兩傘、韭菜、錫壺(吳政賢 攝)

北港報馬仔其文化意涵重於實質意義。報馬仔看似地位卑微,但其負有教化、開道、勸導、引導、傳達、協尋、為友廟進香活動服務之功能。特別要一提的是,北港報馬仔的造型,自陳義泉改革後,成為各地競相模倣的對象。陳義泉從民國五十九年,經大甲媽同意擔任往北港進香出廟時的駕前先鋒,並在北港引領入廟,直到民國七十七年大甲媽轉往新港後終止。現在大甲媽駕前的報馬仔由大甲人自扮,但造型仍延襲自北港報馬仔。

報馬仔 - 北港迎媽祖
地不同的報馬仔造型(引自 中時電子報

留言討論區